聰明的女婿 [2/2] – 爱欲小说修正版
來到了廂房,春花早把東西收拾好了,正坐在窗前焦急,見了二德子,就問
:「姐夫,我媽呢。」二德子一看這小姨子,現在比以前會打扮了,那細細的腰,
寬寬的胯,都給人一種遐想。 剛才被岳母摸得雞巴還在硬著,見瞭如此美麗的小
姨子,就更衝動了。 他說:「哦,你媽還沒收拾完呢。」春花把小嘴一撇,撒著
嬌說:「真慢啊!」然後把身子轉過去,將收拾好的東西挪了挪,說:「姐夫,
你在這坐。 」就在春花一轉身的時候,二德子看到那在牛仔褲裡的小屁股,雞巴
硬得受不了,一個衝動,撲了上去,手在屁股上猛摸。 春花嚇了一跳,叫著:「
姐夫,你幹什麼? 」二德子一邊摸著一邊說:「妹子,你好漂亮呀。」這春花也
是十九歲的大姑娘了,略懂一些男女之事,羞得滿臉通紅,拼命反抗,嚷著:「
不要,你是我姐夫啊。 」二德子摟住不放,硬給壓倒在炕上,說:「妹子,我早
就看好你了,讓我弄一遍吧。 」春花奮力推擋,二德子一時不能得手,急得他說
:「是你媽讓我弄一遍的。」春花說:「不可能,我媽不能要你對我這樣。」

二德子說:「你不信,問問你媽,是不是讓我弄一遍的?」春花就大聲喊著
問:「媽,是你讓我姐夫弄一遍的嗎?」

再說,媽媽剛和女婿做完了愛,那屄水流得很多,正用水清洗,忽聽小女兒
問話,想起剛才女婿要弄一辨蒜,就以為是弄一辨蒜呢,也就喊著:「啊,是我
讓你姐夫弄一辨的。 這孩子怎麼了? 他是你姐夫,又不是外人,弄一辨就弄一辨,
還能怎麼的? 」然後繼續洗著陰部。

二德子說:「怎麼樣,是不是你媽讓我弄你一遍的?」春花最聽媽媽的話了,
要做什麼就做什麼,決無二話而言,當即就說:「既然媽叫姐夫弄一遍,那就弄
一遍吧。 」於是不再爭扎,把眼睛閉上,任姐夫輕薄了。 那二德子是性交的老手
了,知道要一邊摸著,一邊脫下窄窄的牛仔褲,然後用手摳著陰帝,不一會淫水
就流了出來。 二德子知道不能再等了,時間一長,岳母收拾好了東西,就什麼事
都做不成了。 於是他來不及欣賞小姨子美妙的身體,分開兩條修長的腿,就把剛
才岳母弄硬的雞巴插了進去。 春花喊著:「疼。」二德子卻管不了那麼多了,說
了聲:「忍著點,下回就好了。」開始肏了起來。 要說這二德子真讓人佩服,雖
然沒讓小姨子達到高潮,竟然還能把精子射出來。

做完愛後,那岳母還沒收拾完,兩個人穿好了衣服坐在炕上。 春花哭得像個
淚人,說:「我以後還怎麼做人呀?」二德子摟著她,手在胸前摸索著,她已經
不再反抗了。 二德子說:「以後我會對你好的。」這時,岳母喊著:「春花,收
拾好了嗎? 趕緊走啊。 」二德子連忙鬆了手,說:「別哭了,讓媽看了不高興。」

春花就把眼淚擦乾,拿著東西跟著姐夫走了出來。 二德子仍然不忘,隨手拿
了一辨蒜出來。

太陽已經落山了,山區黑得比平原早,已經灰濛蒙的。 媽媽來不及看到女兒
的臉,就上了車。 春花也上了車,坐在媽媽的身邊。 二德子得了便宜,心中這個
樂呀,上了車開動起來,也是無比愉快。 不一會這天就全黑了下來,二德子只好
把前車燈打開。 他心裡有鬼,偷偷的看了看身邊的母女。 這一看不要緊,那春花
的側臉,在夜幕的輝映下,顯得異常漂亮。 二德子知道自己已經在這一天裡做了
三回了,不能再做了,可一想起剛才和小姨子做的那回,那雞巴還是硬了起來。

他想:不如在做一回,哪怕不射也好。

車突然停了下來,二德子怎麼打火也打不著。 岳母著了急,問:「怎麼了?」

二德子說:「車壞了。我下去修。」說完跳下車,鑽到了車下。 不一會,就
從車下鑽了出來,說:「媽,是個螺絲掉了,我一個人裝不上去,讓春花幫一下。」

岳母說:「春花,下去幫你姐夫一下。」這姑娘最聽媽媽的話了,就跳下車,
跟著姐夫鑽到了車下面。 二德子馬上抱住春花,手在身上亂摸。 春花剛才給肏疼
了,心裡害怕,極力反抗,並且要要大聲嚷。 二德子早有準備,搶先喊著:「媽,
春花不干。 」

這時岳母在車上坐著,正著急快把車修好,趕緊的去大女兒家,忽聽春花不
幹活,就有點生氣,說:「春花,快點和你姐夫幹,幹完了好到你姐家。」下面,
二德子說:「聽到沒有,你媽都讓我們快點乾了。」春花最聽媽媽的話了,就不
做聲了,任姐夫把褲子脫下去,雞巴插了進來。 上面岳母等了好一會,也不見兩
個人出來,就下了車,但天黑看不清楚,就問:「二德子,幹完沒有?」二德子
正為精子射不出來而著急,忽的被問,心裡更著急,說:「媽,還沒幹完呢,你
上車等著,外面冷。 」岳母說:「好,我上車。春花,你聽話,好好和你姐夫幹。」

就上了車。 春花最聽媽媽的話了,就問:「姐夫,你什麼時候能幹完呀。」

二德子說:「你和我溫柔點,我就快了。」春花就把嘴貼了上去,雙手摟住。

二德子問:「妹子,我肏的舒服不?」春花一心要快點,雖然很難受,但也
隨聲附和說:「舒服,姐夫你快點呀。」二德子見小姨子發浪,一時間有了射精
的慾望,猛的親著小姨子的嘴射了。 雖然射得不多,但很舒服。

春花先從車下鑽了出來,媽媽見女兒有點疲勞,就問:「幹完了嗎?」春花
點頭答應:「嗯,幹完了。」二德子也上了車,岳母問:「不好乾嗎?」二德子
說:「可不是嘛,一開始妹子不配合,後來妹子配合就好乾了。對嗎,妹子?」

岳母說:「春花呀,你現在不聽話了,你要是和你姐夫幹,是不是早就完畸情全集狗狗邪恶图片事
了。 」

二德子說:「可不是嘛,你開始你要配合我好好乾,我們早就走了。」說完
把車發動起來開走了。 春花倒在媽媽的身上,說:「媽,以後我聽話,和姐夫好
好乾。 」

媽媽滿意的摟著女兒笑了。

車一進院子,春紅就從屋子裡迎了出來,說:「怎麼這麼晚才回來呀?」二
德子先跳下來,說:「半路車壞了。」這時,春花從車裡走出來。 二德子說:「
還是我和妹子鑽到車底下乾的呢,不信你問問你妹子? 」春花點點頭。 春紅高興
的摟著妹妹,說:「喲,我妹子長大了呀。」春花嘴上沒說,心裡話:長大了就
得和姐夫做那種事呀? 岳母也下了車,見到春紅,自然有些不好意思,臉紅紅的,
但這時天色已晚,沒人能看出來。

春紅早把飯菜做好了,熱一下就端了出來。 二德子今天做了四回愛,早就累
了,不想吃飯。 春紅很心疼,勸他吃點飯,但他不想吃,倒下就睡了。 等媽媽和
妹妹吃完了飯,收拾好碗筷,春紅就安排媽媽和妹妹到西屋睡了,才回到東屋倒
下。 春紅把燈關了,心裡很是納悶,平時一倒下,這二德子肯定要摸摸搜搜的,
就是媽和妹子來不能做愛,也要我給擼出來,今天是怎麼了? 一摸雞巴更是心疑
了,平時一摸雞巴,就是睡著了也能硬起來,今天怎麼總軟軟的? 莫不是他真的
和我媽、妹子做愛了? 心裡懷疑,就推二德子。

二德子迷迷糊糊醒來,問:「都困了,推我做什麼?」春紅握著雞巴問:「
你今天怎麼硬不起來了。 」二德子一機靈,但仍然困著,說:「不是說好了嘛,
我和你媽你妹子做了。 」春紅哪里相信,說:「你胡說。」二德子是真困了,想
睡,說:「不信你問你媽和你妹子去。」然後就打起呼嚕來。 這春紅很納悶,說
他和媽、妹子做了,媽和妹子也不能同意呀! 要是說沒做,可這雞巴怎麼又硬不
起來呢? 於是她悄悄的起來,到了西屋門口,聽媽和妹子還沒睡,就走了進去。

媽媽見春紅走進來,問:「怎麼還沒睡?」春紅嗯了一聲,坐在炕邊,說:
「睡不著,想和媽說幾句話。」媽媽說:「什麼事,你說。」春紅看了看春花,
說:「媽,你出來一下好嗎?」媽媽心知不好,可能和二德子的事漏了,腦袋嗡
的一下,但還是起來披上衣服走了出來。 倆人來到外屋地,春紅問:「媽,你和
二德子做什麼事了嗎? 」媽媽的臉騰的紅了,說:「他犯病了,我是為了救他的
命。 」春紅一頭霧水,問:「什麼病?我怎麼不知道?」媽媽說:「什麼病你怎
麼不知道? 不是得了一個怪病,發病的時候非得和你做那事才能好嗎? 當時要找
你,可沒時間啦。 我才……」春紅一聽都急紅了眼,說:「他哪有什麼病?那是
騙你的。 」媽媽被驚呆了。 春紅說:「他是不是也和我妹子也做那事了?」媽媽
一時猶豫了,也吃不准,說:「不能吧。」春紅說:「不能?我去問問妹子。」

說著兩人進了屋。

春紅問:「妹子,你告訴姐實話,你姐夫和你怎麼了?」春花哭了,說:「
那是我媽要我做的。 」媽媽說:「我什麼時候讓你和他做了?」春花說:「怎麼
沒有? 我姐夫抱著我,我不同意。 姐夫說是你讓他弄一遍的,我問你是不是讓姐
夫弄一遍,你說是你讓姐夫弄一遍的,還說姐夫不是外人,弄一遍還能怎麼的? ! 」


說完又哭。 媽媽爭辯著說:「我是要他弄一辨蒜,也沒讓他……這個該死的,
毀了我女兒。 」春花哭著說:「姐夫哪是弄一遍,半路上又弄一遍。」媽媽說:
「不可能呀,我們一直也沒分開呀。」春花哭得更厲害了,說:「怎麼不能?還
是你同意的。 」媽媽大驚,說:「怎麼還是我?我能同意?」春花說:「怎麼不
是你? 姐夫給我騙到車底下,就要和我做那樣的事,我不同意。 姐夫就喊你說我
不干,你就說讓我好好和姐夫幹,幹完好趕路。 這不是你說的呀? 」媽媽說:「
我還以為是乾活呢,才讓你……我受騙了。 」

春紅氣不打一處來,拉起春花和媽媽一起來到東屋,把二德子一腳踹醒,罵
:「肏你媽的,你還算個人啊?」媽媽也說:「二德子呀,你真不應該這樣,我
是你老丈母娘呀,你怎麼能騙我呢? 再說了,你妹子還小,你怎麼能對她做那事? 」

春紅一巴掌打過去,吼著:「你他媽的還睡呀,你趕緊的收拾收拾死了得了。」

二德子今天做了那麼多的好事,早就累了,很想睡覺,可有這娘仨,一個打,
一個嘮叨,一個哭聲不停,怎麼能睡得著,正好聽讓他死了這話,猛然起身,吼
道:「好好好,是我錯了,你們在這屋睡,我到那屋死還不行呀。」說完起身就
去了西屋。 春紅吼著:「要死趕緊的死,你要是活著出來,我也打死你!」

娘仨在這屋抱頭痛哭,哭到半夜,心也平穩了一些。 忽然覺得西屋好久沒有
動靜,心想不好,如果這二德子真的死了,這個家可就沒有生活來源了。 娘仨一
時心慌,急忙跑過來救人,可一進門,把媽媽和春花羞得滿臉通紅,連忙轉身跑
了回來。 怎麼的? 原來二德子赤身裸體,四腳八叉的倒在炕上,那雞巴上拴著一
根細繩,吊在房粱上。 春紅又好氣又好笑,走過去把二德子打醒。 二德子是真困
了,睜開眼睛,說:「你還讓人睡覺不了?明天還要給人出車呢。」春紅罵道:
「你不說來死嗎?吊住個雞巴幹什麼?」二德子說:「我呀本來是要上吊的,但
過後一想,這是我小頭犯的錯誤,我怎麼能用大頭來承擔呢? 所以說,我就把雞
巴給上吊了。 」那邊媽媽喊:「春紅,讓他睡吧,明天還要出車呢。」春紅無奈,
只好回到東屋。 一宿無話。

第二天,春紅一睜眼,已經是上午十點多,昨晚被媽和妹子哭了很長時間,
所以醒晚了。 她連忙起來,跑到西屋一看,二德子早就沒了踪影,再看院子裡,
車也沒了,知道是出去拉腳掙錢了,心也放寬了些。 急忙到外面抱了柴火進來,
給媽媽和妹妹做飯。 這時媽媽和妹妹也醒了過來,起來幫著做飯。 吃完了飯,娘
仨坐下來無話,還是媽媽說了話:「以後我們怎麼辦?」春紅唉了一聲:「怎麼
辦? 告訴他不要說出去吧。 」媽媽看著春花,說:「春花,你去那屋,我和你姐
有點話要說。 」春花最聽媽媽的話了,點了一下頭就走了。

媽媽臉紅紅的,說:「春紅,媽可能是不要臉。」春紅說:「媽,看你說什
麼呢? 這和你沒關係,是他騙你的。 」媽媽說:「我不是說那意思。」春紅覺得
話裡有話,就問:「媽,你要說什麼呀?」媽媽說:「既然我已經失身了,我想
……」春紅立刻就明白了意思,叫著:「媽,你說什麼呢?」媽媽說:「春紅,
你也知道,你爸前年就沒了,媽有時候還忍不住……於是,我才想的……」春紅
有點不能接受這些,沒有說話。 媽媽說:「我知道你不能同意,也好,我也不強
求了,反正你爸三週年也快到了,媽就改嫁。 」春紅最怕媽媽改嫁的,抱住媽媽,
哭著說:「不,媽!我同意!晚上等妹子睡著了,你就過來。」

這一天,二德子掙了五百元,為了贖罪,他買了一隻燒雞,一個肘子,另外
還有一些香腸啊、肉棗什麼的回來了。 進了院子,沒人來接他,知道還在生氣呢。

拎著這些好吃的進了屋,首先春花驚喜起來,她最喜歡吃肉棗了! 岳母看到
了香腸,自然有感情,畢竟這兩年來常常用這個解決問題,而那燒雞則是春紅最
喜歡吃的。 把這些好吃的往桌子上一放,春紅就張羅起來:「媽,妹子,來吃飯
吧。 」

呵呵,見了好吃的,都來了,再不提那醜事了。 等二德子把剩下的三百多元
錢給了春紅,那春紅嘴都樂開了。 岳母和春花投來羨慕的目光。

到了夜裡,二德子知道不能和春紅做愛,求她給擼出來。 春紅說:「我才不
給你弄呢。 」二德子還以為他生氣呢,自己就弄了起來。 春紅察覺了,一把將手
按住,說:「你就不能等一會呀。」二德子這才知道春紅原諒了自己,但自己性
欲太強了,還是忍不住。 春紅說:「等我妹子睡著了,我媽過來。」二德子都不
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,又不敢問,只能強忍了下來。 果然,半夜裡聽到岳母走了
進來,問:「睡了嗎?」春紅裝睡不做聲。 二德子早忍不住了,說:「還沒呢。」

岳母直接鑽到被裡,說著:「快給我,你說好了的,要給我。」二德子早就
忍不住了,把岳母按在身下,把雞巴插了進去。

岳母開始呻吟起來。 嚇得二德子連忙用嘴堵住岳母的嘴,眼睛看著春紅,有
點不放心,輕輕的推了一下。 春紅說:「你做你的,我什麼都不知道。」哈,真
是太刺激了,在老婆清醒情況下和岳母做愛,誰能有這個福氣呀? 二德子一邊大
力抽插,一邊在春紅的身上亂摸著。 岳母開始高潮了:「快點……使勁……哦…
…哦……」岳母的高潮過了,二德子還沒射呢。 這時,春紅也被媽媽的呻吟聲感
染了,說:「老公,我受不了了,也給我。」二德子從來都是聽老婆話的,馬上
從岳母的身上挪到春紅的身上,帶著岳母的淫水,插進他媳婦的屄裡。 春紅看到
媽媽和丈夫做愛,受到了很大的刺激,不一會也有了高潮,就在射精的同時,高
潮才結束。

天還沒亮,二德子就听有人在叫:「姐夫,姐夫。」二德子把眼睛睜開,原
來是春花蹲在炕邊叫。 二德子左手摟著春紅,右手摟著岳母,知道春花都看到了,
問:「妹子,你要做什麼?」春花輕聲說:「我也想要。」真是太刺激了,二德
子把兩個人輕輕放了回去,小聲說:「上來呀。」春花小聲說:「不,沒地方了,
還是到那屋吧。 」岳母早就醒了,問:「你怎麼來了?」春花嚇一跳,要轉身跑
掉,卻被二德子一把抱到炕上來。 春花才說話:「媽,你和我姐說的話我都聽到
了,我也不要臉。 」春紅也早醒了,說:「媽,既然都這樣了,就別攔著了。」

岳母才說:「那……你可不要射裡面。」

二德子這回可美了,中間肏著小姨子,左手摳著春紅的屄,右手摸著岳母的
屁股,那嘴從小姨子的乳房上移到岳母的嘴上,再移到老婆的乳房上。 那春花這
才嚐到做愛之美妙,高潮連連,把個岳母和春紅看得都淫水直流,一人按著半拉
屁股幫著使勁。 春花高潮後,二德子仍然沒射,他問:「你怎麼會找我?」此時
的春花也放的開了,說:「還不是你壞,在車下面我正要……完了你就下去了…
…哎呀媽呀,不好意思。 」二德子藉著月光,看著美麗的小姨子,看著漂亮的老
婆,看著俊秀的岳母,激動萬分,早忍不住,把精子都射到小姨子的屄裡了。

轉眼就到了八月十五團圓的日子。 經過這些天來的做愛,全家人已經成為一
體了。 就看晚上這頓團圓飯,全家人都赤身裸體,二德子坐在沙發上,岳母蹲在
地上,嘴裡含著雞巴吞吐著;春花坐在他一條腿上,一隻手摟著脖子,一隻手拿
著晚,一口一口餵著姐夫吃飯;春紅坐在旁邊,任丈夫在身上亂摸著、亂摳著、
亂捏著……好一副八月十五團圓亂倫美圖啊!

後來,岳母回家把自己的房子賣了,領著春花,帶著錢來到了二德子家。 二
德子自然高興,無意間又多了兩個老婆。 在村里人的眼裡,二德子是個孝順的女
婿,養著岳母和小姨子,還被村里評為五好家庭。 三個女人的家,就和以前不一
樣了,春紅在家管吃喝做飯,還養了十幾頭大肥豬;岳母掌管著家裡的財政,二
德子把每天掙來的錢都如數上繳,岳母就用這錢置辦家裡的物件;春花也不閒著,
打掃院子,餵雞餵鴨,幫著媽媽和姐姐搭理生活。 過了一年,二德子再不給人家
拉腳,而是賣起自家產的東西,一下子成了縣里的爆發戶。 草房扒了,蓋起了小
二樓,當然要有供四個人睡覺的大炕,過起幸福的生活。

但也有苦惱,岳母都快五十的人,竟然懷孕了。 春紅要媽媽給做了,可媽媽
又捨不得,要給二德子生出來。 二德子就給春紅出主意,要媽媽躲在家中不出去,
讓春紅衣服裡塞上枕頭裝懷孕。 等到生了一個女兒的時候,全村的人都以為真是
春紅生的,竟然誰也沒發現。 再過了一年,春紅和春花同時懷孕,這回春紅不用
裝很很撸在线视频了,只是春花躲在家裡不出來。 等到生的時候,雖然差了一個星期,但二德子
說是龍鳳雙胞胎。 這姐倆長得很像,又都是二德子乾的事,所以這孩子又長得一
樣,哪有不信的道理? 村里的人都羨慕二德子兒孫滿堂。 二德子錢越來越多,也
不在乎養這四個孩子。 我想要是一般家庭裡,如果有了四個孩子,恐怕養都養不
起的。

現在,二德子仍然過著一夫三妻的幸福生活,日子一天比一天好,開了一個
大農場,做起了大老闆,手下有了很多的工人。 岳母(也叫大老婆)掌管著財政
大權,春紅仍然管著二德子的吃喝拉撒睡,春花則是小秘書,都是一家人,非常
和睦。 過性生活的時候,一人替一天,只是等到星期天,才來個全家大聚會,把
三個人疊起來肏,老爽啦! …

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Comment

Name

Email

Website

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、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,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