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性爱小说  »  遊學時的艷事 [1/2]

遊學時的艷事 [1/2]
我當年在國外半工半讀的時候,賺的錢祗夠支學費。露宿街頭總不是辦法,於是到
處找個合適的地方住下。終於在「搭上搭」的情況下,我住到一個女同學的宿舍裡,她
在學校附近租了一間房子。她答應不用我給足租金,祗要我盡量做多些家務就可以在她
客廳的沙發上過夜。

這樣相安無事地過了一個月。有一天晚上,我在半夜裡給人弄醒了,原來是我那個
「包租婆」同學。當時她身上一絲不掛地騎在我身上,我正想問她幹甚麼,她突然一舉
手,「咯」的一聲,竟然把那支比利達自動手槍帶到我床上。上次她生日,我陪她去槍
會玩時,我曾經見識過那支小傢伙的威力。

她的手隔著薄薄的運動褲,撫摸著我的陰莖,並說道 「是時候交房租了吧 不是
嗎 喂 咬著它。」

說著,她就把槍桿塞進我口裡。她褪下我的褲子,使勁地揉搓著我的陰莖和陰囊,
半帶粗暴地命今我道 「快勃起來,快勃起來 再這麼個死樣,我開槍了 」

她把手指戮進我的肛門。我出聲抗議著,但她並不理會,逕自挖弄著,說也奇怪,
這麼一來、小弟弟反而完全勃起。

「好了,很好 」說著,她略為坐後一點,將我的陰莖套進了她的陰道裡,她己完
全濕潤,「泊、泊」的聲響在小小的住所顯得特別響亮。

她閉了眼睛,一副忘我的模樣。我越來越覺得不妥,如果她高潮來臨的時候,可能
會無意識地開槍,那我豈不是死得不明不白。

心裡的不安始終支配著我,即使我的陰莖怎樣被她劇烈收縮的陰道所吸吮,我也不
能達到高潮,我感到她的陰道越來越熱,液體從凹方八向湧出來,使我的小弟弟像在洗
熱水澡一般。

「怎麼啦 我己經高潮了,你還沒有嗎 我數三聲便開槍了 」

「啊 她來真的了 」我立即去拉她手臂,但已經遲了,祗見她手指一動。

我一陣眩暈,身體一下抽縮、像失禁般猛烈地射精。

待我驚□稍定,才明白槍中並無子彈,她祗是惡作劇,要嚇唬我一下。

「原來你們男人祗要可以造愛,就是被人用槍指著也不抵抗的。」

後來,我雖然不要每個月交租,但不時要陪她上床。

印象最深的,是我二年級時的聖誕節,我正在樓上溫習,忽然,她和一個金髮女郎
來叫我下去那個有火爐的溫暖大廳。

「脫光你身上的衣服吧 」她說道。

我看著那個金髮女郎,不好意思地說道 「這不大好吧 」

「那也可以,你現在就搬出去,我不再租地方給你了。」

我無奈地寬衣解帶。她們已經迫不急待地撲過來,「包租婆」同學又把玩著我的陰
莖,她把手指戳進我的肛門,我很快已經興奮起來。他們高興地笑了,然後她們要我躺
下來,和她們接吻。接著「包租婆」同學想了一個主意,她對金髮女郎說道 「我們輪
流跟他幹,誰先讓他射精就算輸。如果一個鐘頭後他還未射精、我們便賞他一份聖誕禮
物,好不好呢 」

金髮女郎拍手叫好。她們兩人郁擺出一副風情萬種的樣子,但當我快要射精時,她
們便會捏痛我的睪丸,如果我的陰莖軟化時她們又搔我的陰囊,挖我的肛門。

一個鐘頭過去了,金髮女郎邊撥弄我的乳頭邊說 「他應該得到禮物哩

「來吧,先讓他看看禮物再說。」她們把我帶到「包租婆」同學的睡房。原來有一
位中國女孩早已被她們綁在床上。

金雙女郎溫柔地摸著我的陰囊說道 「她是我同父異母的妹妹,她還是個處女,現
在就讓你去替她破身吧 」


我爬到那個中國女孩子的身上,她呻吟著說 「我好怕 」

我輕撫她已充滿汗濕的黑髮,安慰她說道 「不用怕,我已經讓她們弄得快要射精
了,待會沒幾下就好了。」

其他兩個女人的四支手開始刺激我和中國女孩的下體,我們就在扭動中濕吻起來,
「包租婆」同學」拍拍我的屁股,說 「快點插進去,看樣子你就要發射了。」

我扶著脹得快破的陰莖,讓龜頭頂著那個女孩子的私處,她大聲呻叫起來,令我更
衝動,於是一口氣向前疾刺,雖祗插入一半,但她已痛得死去活來。

她姐姐吻她的嘴唇,捏著她嬌小的乳房,設法讓她安靜下來。「包租婆」同學就大
力拍擊我的屁股,促使我更用力地抽插。

中國女孩不禁疼痛而尖叫起來,在這細小的房間中,叫聲倍覺響亮。我好像忘了她
剛才還是處女,每一下都插進最深處。終於,在狂亂刘淑英妈孙鹏第八部的光景下,我將濃濃的精液丟在她
的肚皮上。但發射之後我還意猶末盡,於是便將另外兩個女人抓起來大幹特幹。

那天晚上我干了八次、最後一次我已經射無可射了。這是我生中最淫亂的一次。

回香港後,我賺錢供了一層屋來住,再也不敢再隨便租房子了。

我仍記得讓我開苞的那個中國女孩子,但自從那次之後,我就沒有再見過她一面。

有一天下班後、和老友阿德一起從公司出來,阿德問我道 「喂 老趙,有一樣好
東西益你、千萬不要說不答應哦 」

「甚麼事呀 你說出來聽聽嘛 」

「我想你和我老婆一 去澳門玩幾天,去到那裡,你們怎麼玩都沒問題。」

「你講甚麼呀 叫我和你老婆去澳門玩,而且玩甚麼都行,你想戴綠帽嗎 你知道
你老婆都好漂亮大婚晚辰,律师老公太腹黑好吸引人的,你不怕我和她玩上床嗎 你是不時神經有問題啦 」

「我就是要你和她上床,你不去才是神經病。有天晚上我和老婆講了,說對她的女
朋友有性幻想,她就就說除非公平交易,如果不是就休想 」

「怎樣公平交易呀 你拿我和你老婆交易嗎 」

「不是我提議的,是我老婆選中你,她說你夠型,夠男人味。」

「你兩公婆真是一對活寶貝,你們這樣分明是要我做男妓,我不幹 」

「算我求你啦 」阿德說好說歹,又答應一切旅費由他出,還說會將她老婆那個女
朋友介紹給我。終於,我受不住他的誘惑,答應了他。

老實說,阿德的老婆真是好誘人的,有一次我們一 唱卡拉OK,她坐在我側邊,
一條雪白粉嫩的地大腿和我互貼,搞到我小弟弟都站起來,還被她發覺。不過她就沒有
出聲、祗是對我陰陰嘴笑。後來,我就經常幻想她是一個淫婦,猛挑逗我,同我做愛。
想不到,今次就要幻想成真,而且可能會由她作主動來桃逗我。

第二天晚上,我的艷遇就開始精彩了,阿德、阿德的老婆、阿德老婆的女朋友、同
我,四個人一 吃晚飯,說是預先培養氣氛。

吃飯的之時,大家還是客客氣氣的,還不算好開放,到吃完飯到酒吧飲崎時,就融
洽得多了。那時我攬住阿德的老婆、阿德攬住那個女朋友羅。原來,阿德兩公婆以前就
已經玩過換伴遊戲、所以他們並沒有甚麼顧忌、而我始終系第一次,所以有點兒尷尬。

飲了幾杯酒後、阿德的老婆阿丹低聲對我說道 「不如我我們現在就到澳門去吧
我好想哦 」

我笑著說道 「你真的這麼心急嗎 」

阿德更心急,他親自開車送我們去碼頭。臨分手前、他還和對老婆說 「阿丹,玩
得開心一點 」

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Comment

Name

Email

Website

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、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,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。